阳坑门户网站

阳坑门户网站>财经>独家专访曹德旺:美国的工会制度已经不适合制造业发展

独家专访曹德旺:美国的工会制度已经不适合制造业发展

作者:匿名 2019-10-23 02:28:01 点击:4235

核心提示:

1.我在美国和中国的工厂可以公开。我希望美国人相信中国工厂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公开我的行为也有助于促进两国文化间的相互理解。

2.导演说中国的繁荣是中国人民的工作,而不是打击(牛)。

3.我捐钱给慈善机构,以证明我不只是为了赚钱而赚钱,我这样做是为了让国家更加繁荣和发展。因此,我不做房地产,也不做金融产品。

4.我曾经向美国政府官员提出,美国的雇主和雇员都应该向中国学习。中国和美国应该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对方的长处,这对世界有好处。

5.欧洲和美国工会的作用实际上是保护那些不努力工作的人,并形成一个“大锅饭”。美国的工会制度不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可以说,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就是由此造成的。

6.中国企业走出去时应该融入当地文化,中外最大的文化差异是工会制度。但是我不会接受美国和欧洲(工会系统)!如果有工会,我们会马上关闭它。不要。我们是一次性亏损还是少赚十亿都没关系。

7.如果中国想保持自己的优势并与发达国家竞争,制造业就不能失去。它必须专注于如何巩固自己的优势。

8.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应该提倡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中国是一个中国国家。发展、保卫和建设中国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

曹王德再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最近,随着纪录片《美国工厂》的播出,曹王德和他的美国工厂在国内外引起了热烈的讨论。这部历时四年多的纪录片记录了中国企业家曹王德在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开了一家工厂,遭遇了由文化和制度差异引起的一系列冲突。正如一名美国工人在《美国工厂》中所说:“我们是一个大星球,一个以某种方式分裂的世界,但我们是一体的。”

美国工厂最关心的事情是双方在建立工会方面的争斗。8月30日,曹王德在接受《新京报》独家采访时谈到这个话题时提高了嗓门:“在美国,如果有工会,工厂的生产效率就不会提高!如果一家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一个工会,它就会转过头去,离开。别碰它!”

在曹王德看来,欧美的工会制度不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美国制造业的衰落是由工会造成的。“奥巴马为什么要买这部电影?我想他发现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近年来一直试图恢复其制造业大国的地位。“除了工会制度,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推行的去工业化战略也导致了美国制造业的衰落。重新获得制造业大国地位的过程非常困难,美国真的需要再过几年。但是我们必须警惕,美国已经在采取行动。

与此同时,曹王德提醒中国从几年前美国的去工业化中学习。大量资金流向房地产等行业,制造业被边缘化。“随着制造成本持续上升,中国制造产品可能会失去竞争力,也可能导致国家竞争力下降,这必须引起中国人民的警惕。”

“如果劳动力成本太高,经济将会困难重重。经济困难,问题仍然在房地产。我们需要减少不应该进行或不实的投资,我们也不需要从事这么多房地产项目。”曹王德建议道。

“希望让美国人了解中国工厂”

新京报:《美国工厂》的导演当时是怎么找到你的,这部纪录片的故事是什么?

曹王德:2010年,通用汽车和福耀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福耀承诺在2016年12月31日前完成在美国的工厂。2014年10月,在卖给我1500万美元之前,我选择了通用汽车公司在俄亥俄州代顿市使用的一家工厂安装皮卡,占地面积为18万平方米,相当于中国600多亩土地,外加大约890亩土地。(我买了那栋厂房)消息传出后,当地人认为中国人在虚张声势:“谁能付得起这么多钱买通用汽车的厂房?”每个人都对此表示怀疑,商会组织了一次聚会,并邀请我参加。在这个聚会上,他们都很热情,但是有许多怀疑的声音。有些人建议参观我在中国的工厂。这时,我意识到如果我想在这里有良好的关系,我必须先让他们认识我,我答应他们参观我在中国的工厂。

几个月后,在我们正式接管美国工厂后,俄亥俄州招商局官员克里斯蒂·坦纳(kristi tanner)和我提到有一位董事住在代顿郊区。之前拍摄过工厂的纪录片《最后的卡车》(The Last Truck)讲述了通用汽车工厂关闭的故事,并获得奥斯卡提名。导演希望记录下这次工厂的悲剧如何变成喜剧,并制作另一部纪录片。

在克里斯蒂的介绍下,我会见了导演史蒂文·博格纳和朱莉娅·赖克特。导演提出了拍摄过程的安排——每次我来美国,他都从飞机的侧面跟着我到工厂大楼,记录我是如何在美国开办这家工厂的,拍摄我所看到的一切。我说这没问题,只是不要断章取义,你可以随便拿我做什么,我在美国和中国的工厂可以向你公开,我希望美国人相信中国工厂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公开我的行为也有利于促进两国文化的相互理解。

这部纪录片于2015年春节后的二月开始拍摄,并于今年上半年拍摄。他(导演)拍摄并剪辑了这部电影,包括在中国和美国拍摄,共拍摄了1320小时的纪录片。中间,我几次向他提到我想要版权,但他没有答应我他会先拿它来评判奥斯卡。

新京报:摄像机一直在跟踪你。你习惯了吗?

曹王德:很好,因为我们是光明正大的!我和工作人员有个会议,不管我和谁说话,他的主管都可以参加,他可以在那边拍摄。此外,我有一个习惯,就是亲自去项目现场(工厂)几次。他后面跟着三四个人。我认为有一个不需要付钱的保镖会很好。(笑声)。

新京报:那你为什么愿意接受这部纪录片?

曹王德:因为我认为如果我们用嘴向美国人介绍福耀,将会花费很多钱,而且根本不可能。只是这部纪录片可以让美国人了解福耀和中国工厂。在签字仪式上,我发表了讲话,自豪地说,我是一家中国工厂和一家私营企业。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也代表中国的制造业。美国离中国很远。如果你想了解中国的工厂和制造业,你可以参观我的工厂。现在我在美国的工厂每月有一天对外开放,让当地居民参观。

新京报:奥巴马是如何与这部纪录片相交的?

曹王德:我不知道他(导演)是怎么和奥巴马总统联系的。我想奥巴马一家应该在去年初(2018年)购买这部纪录片。为什么?因为去年年初的一天,导演和他的妻子突然说他们会请我吃饭。那天我去了一个地方吃饭。我很久没去过美国这么好的地方吃饭了。那天晚上吃东西花了很多钱。我要了账单。导演说不行。我请你吃饭,我付钱是因为电影卖完了!我问他卖了多少钱——因为我不相信他会卖很多钱,但主管只透露了买方公司的实力,没有告诉我谁是买方。直到最近的广播,我才知道奥巴马总统是这部纪录片的制片人。

这部纪录片也是由奥巴马总统命名的。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告诉主任,当你到了中国,你可以把你的名字改成“王德的美国工厂”。

新京报:我以为你和奥巴马在纪录片拍摄期间有一些接触。

曹王德:没有,我到现在还没有和他联系过。因为我的习惯是我喜欢成为一个企业,但我不习惯与官员打交道。与官员打交道时,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新京报:你在纪录片的开头提到,你希望外国人会改变他们对中国人的看法。在你看来,美国人对中国有什么看法,现在他们的观点已经改变了?

曹王德:至少他们非常尊重曹王德。我为此感到非常自豪。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是一名合格的中国人!

新京报:第一次看《美国工厂》后,你感觉如何?

曹王德:我的管理层跟我走了。他们吓得魂不附体。他们担心这部纪录片会引起工会纠纷。另一些人说曹操总是太仁慈了,不会被美国人利用。我后来告诉他你读得太多了,你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新京报:你认为导演在说什么?

曹王德:导演说中国的繁荣是由中国人创造的,而不是吹(牛)。

"有些镜头诽谤了我的工厂。"

新京报:这部纪录片也反映了一些关于幸福和荣耀的负面现象。你怎么想呢?

曹王德:一些记录片污损了我的工厂。例如,一名女工在涂玻璃膜时说,她一天工作12小时,一年两次回到家乡。事实上,不仅在我的工厂,许多公务员和公司人员在其他地方工作,把他们的孩子留在家乡,让父母带走,每年回家两次。这在整个中国都是一样的,但美国人无法理解。这是一种文化差异。

这部纪录片还捕捉到一些工人在不戴特殊手套的情况下拿起玻璃。我们公司的垃圾处理,包括玻璃,是由外包公司完成的。拿玻璃的两个工人不是我们公司的雇员。然而,这种现象在我们公司被捕捉到了,而且它确实存在于中国,所以它被捕捉到了。

“美国工厂”提到了工人加班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工厂一年加班五到七次,每次加班10小时,主要是因为订单太紧急,无法在短时间内招聘到足够的员工。此外,我们将把工人的加班费增加一倍。

作为一部纪录片,我仍然非常感谢他。导演不再诽谤我了。我可以接受这部纪录片,因为我向导演保证你看到的一切都可以拍摄下来,你可以把它拍下来播出。

新京报:你看到网上评论了吗?

曹王德:读了一点之后,有一些好的东西和一些坏的东西。有人说我是资本家,这是他的观点。他们忽略了一点。我是唯一一个获得安永全球企业家奖的中国人,这是一项世界级的企业家荣誉。

新京报:一些评论家说这部纪录片呈现了复杂的曹王德:一方面,曹王德是中国最好的;另一方面,它就像刚才提到的资本主义形象。

曹王德:事实上,我一点也不复杂。我信仰佛教,我已经获得了佛教的六个学位——杜诗、解毒、忍耐、杜菁、禅和慧都。我按照规则做事,不断努力。我一直在发展。我也想为我的国家做更多,并且非常努力地工作。有时我会想:我为我的国家做了什么吗?

(沉默了几秒钟)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我走出家门时,我能听到青蛙在叫蝉。春天很舒适,但现在我看不到了。现在房子外面有很多房子,我想是我们贪得无厌的人造成的。

新京报:你会感到内疚吗?

曹王德:(沉默了几秒钟)我想,至少,我参与了。

新京报:慈善和这有什么关系吗?

曹王德:我认为这也是相关的。我捐钱给慈善机构,以证明我不仅赚钱赚钱,而且使国家更加繁荣和发展。因此,我不做房地产,也不做金融产品。

"美国企业中雇主和雇员之间的矛盾是政党倡导的矛盾."

新京报:这部纪录片还记录了一些冲突,比如工会和福耀之间的冲突。你想过停止拍摄吗?

曹王德:不!如果你开枪,开枪!我想开枪就开枪!工会提议成立工会,这是它的权利。作为老板,我也有权反对成立工会。我非常清楚地告诉他们,如果工会成立,我将关闭工厂,我不会这么做。既然(工会)没有希望了,通用汽车是如何抛弃它的?通用汽车已经死在工会了!

新京报:你认为美国的工会制度怎么样?

曹王德:我们研究过美国工会。美国的两党,共和党,大多是社会精英,如工商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学校工作人员、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白领。民主党的主要成员是中小型工商业业主和非主流精英。主要投票来自工会和工厂。民主党已公开宣布代表劳工利益,并希望公众立即分享红利。

最初,作为一个制造商,有必要创造自己的竞争力,不断扩张,形成规模,并在市场上占有优势。制造商利用已建立企业的利润作为后续发展的资本积累,并培训工人,以实现企业扩张所需的干部队伍。此时,制造商将利用企业作为培训干部的学校。然而,由于两党有不同的政治观点,雇主和雇员有不同的要求。为了保护自己,工会还提议训练自己的骨干力量,这导致竞争力(劳动力)的丧失,而竞争力对国家作为一个整体来说至关重要。今天,美国企业中雇主和雇员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政党所倡导的矛盾,它对一个国家制造业的发展的危害不亚于汇率的扭曲。

我向美国政府官员指出的一点是,美国的雇主和雇员都应该向中国学习。在劳资关系方面,中国政府颁布了《工会法》和《劳动法》等法律。如果工人遇到问题,他们可以和老板谈判。坚持以劳动法为依据,审查双方行为,寻求共识。在美国,当雇主和雇员之间存在冲突和矛盾时,损害是如此严重,以至于工厂根本无法做到。因此,中国和美国应该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对方的长处,这对世界有好处。

"欧洲和美国工会的作用是保护那些伪装起来不努力工作的人。"

新京报:在提高生产效率和保护工人权利之间能有平衡吗?

曹王德:没有平衡。在美国,没有工会,工厂的生产效率就不会提高。为什么我如此反对美国的工会制度?大约四五年前,我在底特律看到一家工厂。我第一次作为无表决权的代表参加了这个工厂的会议。我看一下——这里的一排是各部门的主任,这里的一排是工会派来监督各部门主任的工会干部。换句话说,两个人将做和管理同样的工作。你能说工厂还剩下多少效率吗?如果你把它分开,就只剩下两到三级效率,你的工厂将无法生存。因此,工厂有工会,绝对没有!

第二,根据我数十年来建厂的经验,我相信企业的高效率来自员工的高效率,员工的高效率来自企业的高福利。我可以说福耀员工的福利非常好。例如,美国最流行的福利是奥巴马保险,员工缴纳30%,公司缴纳70%,员工家庭直系亲属的医疗费用由保险公司支付。但是我一开始没有要求员工购买奥巴马的保险。我做到了——付瑶员工家庭的直系亲属病得很重,费用由公司支付。我花了80万元来治疗员工家庭的孩子。这样,挂在员工头上的威胁剑就会被我们捡起来,员工就可以安心工作了。因此,你可以看到福耀的员工很稳定,他们的精神状态很好,对企业的忠诚度很高。

工会和工厂并不互相反对。只有在干部和资金的支持下,福耀才能迅速发展。福耀的文化是工厂作为企业积累发展资本,工厂作为学校培养发展干部。然而,在美国却不一样。美国工人在加入工会后不能成为行政干部或经理。这是致命的伤害。

新京报:福耀在美国的五家工厂都没有工会?

曹王德:只有伊利诺伊州的工厂才有工会。因为当我们买下这家工厂时,工厂的工会正在起诉工厂的前老板。经过五年的诉讼,老板未能获胜,并将继续斗争。老板一气之下把工厂卖给了我,并要求我解雇工人。他负责遣散费。当时,工会认为没有一个工厂主是好人。在同意坐下来谈之前,我们反复做了我们的工作。在第一次会议上,工会成员看起来好像要打架,对我们很冷淡。我刚才说了几点:第一,工会在过去5年中从未提及罢工。我非常感谢你。其次,工会起诉工厂要求每月增加2美元。我向你保证,不要再上法庭了。将来,工资将每年增加3%。第三,根据你的要求,为员工购买奥巴马保险。简而言之,我同意工会提出的所有条件。同时,我告诉工会,我不是政府,福耀不是大企业,我也不是大老板。你必须实现福耀提出的所有经济目标,他们也同意。所以,到目前为止,伊利诺伊州的工会和我们的工厂一直和平相处。

新京报:既然伊利诺伊州工厂的工会和工厂相处得很好,你为什么还这么坚决地反对工会?

曹王德:工厂能不能有工会?因为一旦工厂有了工会,工厂将不得不伴随着时间成本和法律成本。我们不能在一件事上做决定,我们必须通过工会!

今年,我在欧洲一家工厂的《美国工厂》中重复了这出戏,与纪录片中遇到的情况相似。在工厂工会登记的工人高兴的时候会打卡上班,刷脸,这就是买你领导的脸!打牌后,我回去抽烟吃饭,一整天什么也不做。我今天没来上班,昨天下班的时候也不会提前告诉你。你打电话给他,他说他今天有事要做,你还不能解雇他。你的工厂怎么说的?反对。事实上,欧美工会的作用是保护那些伪装起来不努力工作的人,形成一个“大锅饭”。美国的工会制度不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可以说,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就是由此造成的。奥巴马为什么买这部电影?我想他发现了这个问题。

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融入当地文化,中外最大的文化差异是工会制度。但是我不会接受美国和欧洲(工会系统)!如果有工会,我们会马上关闭它。不要。我们是一次性亏损还是少赚十亿都没关系。如果像通用汽车一样,工会一次又一次地扔它,直到它每年都赔钱,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精神损失比金钱损失更严重,我不会接受的。我建议中国企业出去见工会时,应该尽快离开,扭过头,不要碰他们。

"美国制造业的复苏仍然需要时间,但已经开始采取行动."

新京报:除了刚才提到的工会制度,美国制造业衰退的原因是什么?

曹王德:严格来说,我不同意美国制造业衰落的说法。没有下降,只是当时去工业化的战略决策中的一个错误。20世纪70年代,美国提出去工业化,这是美国积极的战略选择。当时,美国及其继任者认为美国拥有强势美元,美国人不需要做那么多艰苦的工作,只需要印刷钞票。美国工业化后会做什么?成为虚拟经济-金融、房地产、互联网、娱乐。

一方面,华尔街吸入全球资金,每天交易量相当于实物交易额的十倍。即便只有1%的利润,也会因其营业额巨大而收益颇丰。因为华尔街各个企业因自身高利润给员工支付的薪酬福利,高出了本国的各个行业,这就导致整个美国,不管是什么专业的精英,都卷起裤腿往华尔街跑,制造业基地底特律几乎成为了空城。我在美国刚刚建厂时印象比较深的是,愿意在工厂工作的美国人,或者说投身制造业的美国人都是老年人,基本没有处于青壮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