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坑门户网站

阳坑门户网站>财经>建投宏观:从经济普查看2020稳增长的目标约束

建投宏观:从经济普查看2020稳增长的目标约束

作者:匿名 2019-10-31 19:14:15 点击:2525

资料来源:陶文宏观债券研究

摘要

近期“稳定增长”的压力可能体现在以下几点:第一,2019年经济增长需要“有保证6”,如果一季度增长率降至6%以下,将对2020年的稳定增长造成更大压力;第二,经济普查中历史数据的调整可以为经济政策提供更大的回旋余地。如果不进行调整,2020年将任务翻倍的“6”压力可能会持续,从而使稳定增长的需求持续紧张。经过历史数据的调整,经济增长目标的下限可以设定在5.5%,大大降低了实现的难度。第三,2020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的下降趋势需要适度、稳定和可控。一季度增长率的下降幅度不应超过0.1个百分点。如果出现0.2个百分点或以上的季度增长率下降,则不利于完成倍增任务。

在就业方面,如果经济普查后的数据调整能够使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突破6”,翻一番的任务也可以实现,当年新增城市就业人数的目标仍然可以定在“1100多万人”。

文本

国内生产总值历史数据的调整

据统计局称,中国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需要核算两次,第一次是初步国内生产总值核算,第二次是最终国内生产总值核实。年度国内生产总值初步计算应于次年1月20日前完成,年度国内生产总值最终核实应于次年1月完成。每个最终会计结果都会改变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规模,但四舍五入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调整很少。在过去十年中,最终核实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与初步计算相比仅调整了两次:第一是2009年的经济增长率从初步计算的9.1%上升到9.2%,第二是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从初步计算的6.9%下降到6.8%。

国民经济普查可以重新调整国内生产总值的最终验证数据。经济普查每5年进行一次,分别每3年和8年进行一次。2018年第四次经济普查的标准日期是2018年12月31日,普查期间的数据是2018年年度数据。就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规模而言,前三次经济普查使2004年、2008年和2013年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比最初的会计数字分别增加了16.8%、4.4%和3.4%。增长率逐渐缩小,反映出初始核算的准确性有所提高。第三次经济普查修订了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后,有必要在2013年之前修订历史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向上修正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它包括研发及其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第二,房地产业的贡献会计已经从历史成本法转变为市场租金法;第三,它全面统计了以前被低估的服务业。至于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根据目前公布的数据,2013年的经济增长率从初步计算的7.7%上升到7.8%,与最终验证数据相比,2009-2012年的经济增长率也分别有所提高。其中,2009年的经济增长率在最终验证数据的基础上,与初步计算数据相比,再次提高了0.2个百分点,其他年份的经济增长率也分别提高了0.2-0.3个百分点。在每次经济普查中,标准时间点之后的经济增长率都没有调整。在2004年、2008年和2013年的经济普查之后,2005年、2009年和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数据基本不受影响。

根据历史经济普查的调整经验,我们认为第四次经济普查历史gdp数据的调整可能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首先,由于数据更加完整、统计方法调整、新经济和新格式等因素,2018年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比初始核算有所增加,然后2014-2017年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比有追溯性增加。由于初步核算数据准确性的提高,2018年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规模可能比初步核算的增长进一步缩小。其次,鉴于历史通胀水平,国内生产总值规模的增长要求2014年至2018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相应提高。由于经济规模的增长可能比上一次人口普查窄,2014年至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比2009年至2013年的增长率小。第三,经济普查不会影响2019年的经济增长数据。

经济普查对2020年目标增长率的影响

2020年经济增长政策目标需要完成“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的翻一番任务。我们假设2019年经济增长率为6.2%,并对2020年稳定增长目标的设定进行情景预测。“不变”假设经济普查没有调整历史经济增长数据,那么2020年的经济增长至少需要达到6%才能完成翻一番的任务。案例1假设经济普查仅调整了一年的经济数据,在2018年将增长率提高了0.1个百分点,2020年完成倍增任务所需的一年最低经济增长率为5.9%。案例2进一步假设,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在基于案例1的最终核实和削减后调整回初始会计水平。从国内生产总值结构来看,2017年经济增长的最终验证数据低于初始核算,主要是由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增加值增长率从初始核算的26%下降到21.8%,根据行业权重计算,经济增长下降了0.12个百分点。该行业属于当前经济的新形式和新势头。由于数据的完整性,它可能会重估并增加其附加值,从而使2017年的经济增长数据回到6.9%。在情景2下,2020年的最低经济增长率为5.8%。设想3假设2014-2018年五年的经济增长率已经调整。根据情景2,2014-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各提高0.1个百分点,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的下限为5.5%。考虑到四舍五入经济增长目标的做法,情景3中2020年经济增长的目标范围可以设定为5.5%作为其下限。

考虑到经济增长率的季度分布,我们以2018年为基期,计算出当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分别增长6.1%和6%时,年经济增长率可以达到6.2%。从各种可能的季度分布组合来看,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可能难以超过6%,但不容易降到5.5%以下,很有可能在5.5%-6%之间。如果2020q1通过政策努力将本季度的经济增长稳定在6%来实现“良好开端”,并且2020q2-q4允许经济增长在每个季度分别下降0.1个百分点至5.9%、5.8%和5.7%,则情景2中的全年经济增长目标5.8%可以实现。如果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能够在2020年第一季度经济稳定的基础上暂时稳定至少一个季度,则情景1中5.9%的全年经济增长目标可以在四舍五入后实现。因此,近期“稳定增长”的压力可能体现在以下几点:第一,2019年的经济增长需要“有保证6”;如果一季度增长率降至6%以下,将对2020年的稳定增长造成更大压力;其次,经济普查中历史数据的调整可以为经济政策提供更大的回旋余地。如果不进行调整,2020年将任务翻倍的“6”压力可能会持续,从而使稳定增长的需求持续紧张。经过历史数据的调整,经济增长目标的下限可以设定在5.5%,大大降低了实现的难度。第三,2020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的下降趋势需要适度、稳定和可控。一季度增长率的下降幅度不应超过0.1个百分点。如果出现0.2个百分点或以上的季度增长率下降,则不利于完成倍增任务。

充分就业是设定稳定增长目标的主要动机。随着第三产业经济比重的增加,单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带动的新就业规模呈上升趋势。根据近年来的数据,与单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相对应的新增就业岗位数量约为200万个,与政府2019年经济增长和就业目标隐含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相对应的新增就业岗位数量约为180万个。据200万人计算,5.5%-6%的经济增长率可以实现“城镇新增就业岗位1100多万个”的政策目标,但难以实现“在实现预期目标的基础上,努力实现近年来城镇新增就业岗位1300多万个”的目标。如果经济普查后的数据调整能使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突破6”并翻一番,那一年新增城市就业人数的目标仍可设定为“1100多万人”,但“力争达到近年的实际规模”这一表述需要删除,该表述仅出现在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